<em id="mgr0m"><ruby id="mgr0m"><input id="mgr0m"></input></ruby></em><em id="mgr0m"><strike id="mgr0m"><u id="mgr0m"></u></strike></em>
<button id="mgr0m"><object id="mgr0m"><cite id="mgr0m"></cite></object></button>
<th id="mgr0m"></th>
  • <tbody id="mgr0m"></tbody>
    <button id="mgr0m"><acronym id="mgr0m"><u id="mgr0m"></u></acronym></button>
    1. <li id="mgr0m"><wbr id="mgr0m"><kbd id="mgr0m"></kbd></wbr></li>
      現在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正文

      野蠻生長的快運行業,靠漲價就能“活下去”嗎?

      投稿人:  瀏覽: 2,629 次
      3年前 (2019-12-09) 沙發
      野蠻生長的快運行業,靠漲價就能“活下去”嗎?

      【編者按】在有序市場中,兩三個巨頭引導的良性戰爭或許能引導行業的健康發展,先現階段二三線快運企業頻頻暴雷,服務質量參差不齊,突破口難道就是集體漲價嗎?

      本文來源于《電商報》,作者云合,原標題《企業密集漲價背后,快運或將步快遞后塵》


      今年的雙11,快遞業不出意外的刷新了各項記錄,外界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反應相對比較平靜。而快運方面則熱鬧的多,各大快運網絡破記錄的數字頻繁刷屏。

      截至11月12日24點,安能當日貨量達到42883噸,創歷史新記錄。11月12日當天,百世快運突破3.5萬噸,中通快運突破2.1萬噸,順豐快運則達到了2.3萬噸。貨量爆發性增長之下,以至于有人說,今年的雙11才是快運業經歷的第一個雙11。

      單從數據來看,快運行業似乎發展形勢一片大好。然而,一周內,安能、百世快運、壹米滴答、優速、中通快運、韻達快運等10余家快運企業相繼宣布在12月進行漲價,外界才發現,事情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

      要知道,漲價是一件“得罪人”的差事,有破壞競爭優勢、造成客戶流失的風險。那么,為何一眾快運企業要去齊刷刷的觸這個霉頭呢?

      跟風漲價暴露生存危機

      事實上,快運企業根據行情漲價或降價并不奇怪。今年8月快運處于淡季時,百世快運、安能、壹米滴答紛紛對電商大件市場,調整了產品的計拋比,百世快運將單票體積≦0.419方且實際重量≦70KG的貨物計拋比從1:6000調整為1:9000,此舉旨在謀求以更低的價格搶奪市場。

      而隨著雙12、元旦、春節等物流旺季將至,場地擴容、運力投入、人力等成本上漲,快運企業調高資費也屬正?,F象。況且,此次企業價格調整多屬于小幅上漲。安能對mini小包低于9折的折扣進行回調,壹米滴答調整幅度為首重上調0.2元/票、續重上調0.02元/kg,百世快運將收取0.02元/kg的網點建設基金等。

      野蠻生長的快運行業,靠漲價就能“活下去”嗎?

      只不過,此次快運企業上調價格的時機早于市場預期的2020年,這表明快運企業生存危機加劇,不得不提前提價增收。而趕在即將來臨的旺季前提價,也是希望借此紅利期改善營收狀況。

      此外,近一周的時機內,10多家快運企業同時漲價,有串聯之嫌。如果多家快運企業互相串通、協同漲價,則是一種壟斷協議行為,違反《壟斷法》。一旦快運企業有“越雷池”之嫌,或將受到監管部門的“照顧”,勢必加劇生存危機。快運企業跟風漲價并非明智之舉,或許是因為企業對自身形勢和行業形勢的判斷出現了偏差,這才導致冒險跟風。

      盡管我國快運行業風口正盛,但卻有相當數量的快運企業仍沒有擺脫生存危機,原因在于整個行業仍然處于野蠻生長狀態,無序競爭的市場特點凸顯。

      隨著電商物流行業飛速發展,快運市場容量持續擴大,市場規模達到萬億級,吸引“各路人馬”紛紛加碼布局。貝恩咨詢發布的相關數據預測顯示,預計到2020年,大家電、家裝等品類的電商渠道滲透率將分別達到55%、25%。預計5年內,電商大件市場的規模將超5000億元。

      僅僅是大件電商這一細分領域,就為快運行業發展注入了強大動力。除了安能、百世快運、德邦這樣的快運老兵外,順豐快運、中通快運等也紛紛搭上了行業快車,一時間,快運行業入局者如過江之鯽。

      然而,內地快運市場中存在大量中小型專線企業,市場較為分散,大型頭部企業尚未形成,價格戰依然是快運企業爭奪市場份額的最便捷武器。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網絡型快運企業前十名占據不到2%的市場份額,其中作為零擔行業領先企業的德邦,占據不到市場份額的1%。相比之下,美國快運企業的TOP10占據市場份額的77.6%,市場集中度遠遠超過中國。

      一般有序市場,是兩三個巨頭引導進行良性競爭。當前,快運市場尚難形成像快遞市場一樣的資源聚合效應,玩家們各自為戰,導致快運行業區域特征明顯且經營狀況各異、水平參差不齊,既不利于統一化管理,也不利于行業健康發展。

      從當前形勢來看,快運行業似乎正在步快遞行業的后塵。頭部企業正在突圍而出,而中小快運企業到了“生死關頭”。今年以來,二三線快運企業頻頻爆雷,遠成被申請破產、大達物流和亞風快運相繼被迫出局。

      突破口在哪里?

      快運行業入局者眾多,而能夠穩坐釣魚臺的幸運兒比較有限,大量的中小快運企業難道只能坐以待斃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快運企業能夠突圍而出,自然有拿手好戲,這一點,值得那些在生死邊緣掙扎的二三線快運企業深思。

      在18年零擔收入排行榜中,德邦以114.8億元的收入穩居第一,安能以56.7億元收入緊隨其后,第三是順豐重貨年收入為46.7億元,而百世快運,以33.4億的業績,成功躋身2018年零擔物流收入前4強榜單。不出意外的是,這幾家行業領跑者,都有絕招。

      在規模方面,二三線快運企業自然無法與第一梯隊的玩家們正面抗衡,迂回策略是個明智的選擇。二三線玩家們不妨探索發展差異化、個性化的服務,將手里的活兒做精做細,體現自己的服務價值。

      德邦之所以能夠在快運業務上獲得領先,除了行業先發優勢,人才機制更值得稱道,這是德邦能夠持續領跑的重要保障。德邦通過完善的人才管理模式、員工晉升機制和彈性薪酬體系,給予員工足夠的成長空間與發展前景,逐漸提升自身軟實力。對于快運企業而言,軟實力似乎比硬件更加重要。

      此外,和快遞行業一樣,快運行業終將由價格戰轉向效率戰。以安能今天的規模,每公斤只要省出1分錢,一年就能提利約1億元,這不是小數目。提質增效才是快運企業盈利的可行之法。

      綜合來看,盡管快運行業發展迅猛,但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活的滋潤,對大部分企業而言,都是機遇與挑戰并存。即使快運行業將會走入快遞行業發展的老路,企業也不必失去信心,這不是一條死路。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來源:互聯網
      本文由物流報(www.bjsqw.com.cn)平臺用戶攥寫或轉載并發布,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物流報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內容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物流報立場。轉載需注明來源及作者姓名。如內容(包含圖片、視頻、音頻、文字)侵犯到您的權益,請來郵告知,并提供相關證明,經本平臺核實后立即刪除。E-mail:zhoulh@56tim.com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