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gr0m"><ruby id="mgr0m"><input id="mgr0m"></input></ruby></em><em id="mgr0m"><strike id="mgr0m"><u id="mgr0m"></u></strike></em>
<button id="mgr0m"><object id="mgr0m"><cite id="mgr0m"></cite></object></button>
<th id="mgr0m"></th>
  • <tbody id="mgr0m"></tbody>
    <button id="mgr0m"><acronym id="mgr0m"><u id="mgr0m"></u></acronym></button>
    1. <li id="mgr0m"><wbr id="mgr0m"><kbd id="mgr0m"></kbd></wbr></li>
      現在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正文

      無“量身定制”稅務政策,中國的網絡貨運平臺前途堪憂!

      投稿人:  瀏覽: 3,495 次
      3年前 (2019-05-22) 沙發

      導讀:從今年4月1日起,增值稅下調新政正式實施,但由于網絡貨運平臺的末端是服務于大規模的個體(自然人)司機群體,所以網絡貨運平臺型企業依然面臨進出稅負兩端失衡的現象,針對此業態,網絡貨運型平臺企業翹首期盼“量身定制”稅收政策來解決網絡貨運企業實際稅務問題。

      今年3月份結束的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李克強總理明確提出:“深化增值稅改革,將制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將交通運輸業、建筑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確保主要行業稅負明顯降低;保持6%一檔的稅率不變,但通過采取對生產、生活性服務業增加稅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繼續向推進稅率三檔并兩檔、稅制簡化方向邁進。

      3月21日,財政部、稅務總局、海關總署聯合發布《關于深化增值稅改革有關政策的公告》,細化具體實施規則,新政于4月1日正式實施。

      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先后發布《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關于推進改革試點加快無車承運物流創新發展的意見》等指導政策,明確了網絡運貨平臺的開票資格、稅務抵扣等細則。在現有政策框架下,網絡貨運平臺可以為貨主開具增專票,解決了貨主發貨時取得增專發票難的問題,這實際上是將貨主端的稅務問題轉移到了網絡貨運企業。而網絡貨運企業的運力端(廣大的司機群體),因現實原因作為自然人并不具備開具運費發票的條件,這就導致網絡貨運企業很難獲取足額的發票作為進項抵扣。

      無“量身定制”稅務政策,中國的網絡貨運平臺前途堪憂!

      對于物流行業而言,國家在很短的時間內多次下調運輸行業增值稅率,由原來的11%下降到現在的9%,對降低運輸成本及生產制造型企業稅負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作為網絡貨運企業,利用云計算、大數據、互聯網、物聯網等先進技術構建平臺,并整合多端運輸資源,并以承運人身份與貨主簽訂運輸合同、承擔承運人責任和風險,另委托實際承運人(末端司機)來完成實際運輸服務,對網絡貨運型企業來說,更期待“量身定制”的專項稅務政策。

      網絡貨運企業另外一個特點就是輕資產的運營模式。輕資產模式的進項只有油料、過路、過橋等費用,在沒有實際購買運輸車輛作為進項的條件下,基本沒有重資產的發票用于抵扣,所以根本無法平衡網絡貨運企業自身稅負。另外,在今年4月1日實施的新政中油料的稅率由16%下降至13%,遠遠大于交通運輸行業從11%下降至9%。在一降一增之間,物流運輸行業的實際成本有所上升。

      網絡貨運企業這種新型商業模式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傳統物流行業“小、散、亂、差”的現象。網絡貨運企業利用優質的服務和強大的整合能力以及給上游貨主和下游司機不斷的讓利增加兩端用戶黏性,并提高兩端用戶體驗,不斷擴大兩端用戶規模。同時,網絡貨運企業建立了一整套嚴格的會員審核制度并且對接公安身份核查系統、運輸管理、稅務管理等部門。另外網絡貨運企業線上線下跟貨主和承運司機分別簽署框架協議、托運協議,為每一票符合要求的運單提供合規合法的增專票,并為平臺簽約司機代繳個人所得稅。

      雖然網絡貨運企業在合規的道路上逐步完善、逐步規范,但是,由于物流行業競爭異常激烈,導致網絡貨運企業對上下游兩端用戶的議價能力較弱,減稅利好政策在整個鏈條上只有上下游企業及用戶獲得,對網絡貨運企業的直接利好十分有限。

      另外一個行業內存在不成文的規則,針對廣大個體司機群體,按其勞務所得上繳個人所得稅,由平臺企業代扣代繳。但實際操作過程中此部分稅費不包含在企業支付司機的運輸費用中,通常由平臺企業承擔,這無形當中再次增加了平臺企業的稅收負擔。

      新興業態企業在近年來發展中充分感受到營商環境不斷優化,使企業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同時,更加期待政府部門在稅收政策的設計過程中結合不同業態實際情況,立足于行業現狀,特別是在行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出臺一系列過渡性“定制”政策。

      針對網絡貨運平臺企業,筆者建議可否考慮增加進項抵扣目錄,如將網絡貨運平臺與個體司機簽訂的合同協議、付款憑證等增加進項抵扣目錄中,以及探索創新型稅收政策,如將企業產生外部社會效益、環境效益通過科學測算轉化成為稅收鼓勵或者減稅抵扣依據。這將會不斷激發平臺企業創新的內生動力,更好發揮平臺效應,推動實現物流高質量發展。

      如您有不同意見或建議,歡迎您在底部留言區留言探討!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